导演的话

Arthur Jones.jpg
arthur jones.png

大约6年前,我的朋友施万克找到我,提议拍一部关于泰坦尼克号上中国幸存者的纪录片。我当时第一反应是“泰坦尼克上竟然有中国人?!”。这之后的几年里,每当我们向人们提到这个故事时,这句话就又从他们每个人嘴里冒出来。可以确定,没有多少人知道这场世纪海难里存在中国人的身影。一想起这个,我们就有了动力,支撑我们去挑战在当时看似不可能的任务。

从泰坦尼克号上生还的乘客共有700多人,几乎每个人的故事都至少在他们本国国民中流传甚广。我小的时候,家对面住了位老太太,她就是当年的幸存者之一,大家都听说过她的事。而且上网一搜就可以查到她的生日、生平和子女,以及她在这艘船上的经历。其他幸存者的情况也和她类似,但唯独除了那六个中国人。

为什么单单就中国乘客的故事被遗漏了呢?为什么不曾有人出面认领他们为自己的亲戚甚至朋友呢?

我们越深挖就越是怀疑,这个情况可能是由1912年英美媒体刊登的一些流言所导致。这些媒体报道说中国乘客为了求生而做了有失体面的行为。“为了登上救生艇而假扮成女人”、“藏在救生艇座位下面”、“身份是偷渡客”等等,这些针对他们的指责会不会跟一整代早期华人移民在海外各地所面临的普遍歧视相关呢?故事的线索逐渐变得越来越多,而从那些编造的故事中去寻找真相的希望则十分渺茫。

幸运的是,施万克和我拥有一个优秀的研究团队,他们分别在中国、美国、英国和加拿大,再加上罗家文化的制片团队,以及对我们拔刀相助的詹姆斯·卡梅隆。

参与《六人》这样一部作品是我一生的荣幸。对拍摄途中相遇的所有人,我感激不尽——尤其是那些幸存者的亲人和后代,是他们成就了这部纪录片。我希望《六人》能告慰那一整代受尽苦楚和歧视的早期华人移民,而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社会上才真正开始意识到他们曾经的艰难处境。

历经了这六年的拍摄,我真心希望大家能支持我们的作品,观看我们的影片。多一个人见证,真相就多一份意义。